首页 > 书库 > 《南原月明》南原美智子 小攻 南原月明全文阅读

南原月明

婚恋已完结

经典小说《南原月明》由四季修恋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岳明明,石中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看两人的表情,石中伟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摆手“对不起,这是人家的私事,我说多了… ” 不管什么原因,偷看她人短信是不对的,当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4 20:03: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南原月明》由四季修恋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岳明明,石中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看两人的表情,石中伟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摆手“对不起,这是人家的私事,我说多了… ” 不管什么原因,偷看她人短信是不对的,当然

《南原月明》免费试读

看两人的表情,石中伟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摆手“对不起,这是人家的私事,我说多了…..”

不管什么原因,偷看她人短信是不对的,当然更不能对外人说起,哥们关系再好,也得注意。

“好吧,还不算太笨,有原则是对的。”苏忆点点头“不该问的我们不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孩子们准备做手术,明天她就陪着住院了…..”石中伟想起那条短信,总觉得她会有行动“忆总,就在你们医院,麻烦你帮忙看着…..”

“真是服了你,刚想夸你开窍了,这就傻了?怎么和你家老大完全是两个极端?”宋亚军有点替他着急“虽然人家直接把你给拒绝了,但这个时候你更该主动表现啊,不是冲她,是冲着孩子们,明白吗?怎么还让忆总帮忙看着她?”

“不是,我担心她外出……”石中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在这方面表达能力都欠缺,再加上智商和人脉有限,只能依靠苏忆。

“行了,中伟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说明是个正常人,让干啥干啥,能帮忙是咱的荣幸……”苏忆倒没有那么八卦了,答应帮忙后,三人各回各家。

石中伟猜的没错,第三天下午,苏忆的电话便来了“你的岳老师,租了一辆车要去临城,定的五点半出发,说是明天一早回来。我这走不开,让亚军陪你走一趟吧。”

她果然要回去看那个人,却没想到会是晚上,竟还用陌生人的车,胆子真大。

…..

岳明明犹豫了两天,最终决定回去一趟,虽然不能见阿晨最后一面,却也不想太晚去看他,毕竟跟了自己那么久,毕竟是微微的晨哥哥。

出租车正要上高速,她却反悔了。回去做什么?又有什么意义?算了,感情在心不在面,没必要。

何况,那人发了信息,白天没见到自己,会在晚上等着吧,或许自己想多了、自作多情,但不该见的人不要再见,几率再小也不如没有。

….

一个女孩子这个时候坐出租车跑长途,多危险。她回去做什么?那条短信说是今天送行,她白天没回去,晚上要去看看?石中伟正脑补着各种剧情,前面的出租车却掉了头。

“怎么回事?是她坐的车吗?没跟错吧?怎么掉头了?要去哪?”

“不知道。”宋亚军也很奇怪“车牌号错不了的,先跟着看看。”

竟是回到了苏氏总医院,看岳明明下了车,他们拦住了出租车“怎么回事?怎么又回来了?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司机吓了一跳“本来说去临城,突然说不去了,为了她这个长途,我推了好几个活,有点生气,就管她多要了钱,我这就还给你们…..”

“她是不去了,还是等会再去?”宋亚军问。

“说是不去了…..”

“你们聊了什么?”

“没聊天,她上车就说了句去临城,说到那再听她的,就没再说话。”司机不明就里,谨慎回答“然后就是到高速口,她说不去了。”

“车上她有没有打电话?或者有什么异常?”

“没有…”司机很肯定“她一上车,我觉得很奇怪,就暗中观察她,她一直是闭着眼睛休息的。”

“没事了,走吧。”石中伟放了行“钱给你了就拿着。”

奇怪,怎么回事?他不解地问“她是不是发现咱们了?”

“不可能,一直走的是大路,车那么多,哪就发现咱了?”宋亚军分析着“估计就是不想去了。女孩子嘛,心血来潮很正常。算了,这个时候,你也别跟上去了,还是让忆总帮忙打听吧,咱吃饭去,不减肥了。”

…..

这个叫党恩雪的小姑娘患有先天性心缺,刚出生一个月就被父母丢弃在福利院门口不远处,岳明明回院时正好发现,算是有缘。

党恩雪现在五岁,特别黏岳明明,尤其是住院这几天,一口一声“岳妈妈”地叫着,总是害怕她离开。听她说一晚上不回来,虽然舍不得,却懂事地点点头,看见她去而复返,则是开心得不得了。

岳明明庆幸自己做对了,这个世上,能让别人开心,就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日子这样继续,等到手术这一天,在忐忑不安中送孩子进了手术室,没有和同事坐在一起等,走到走廊的另一侧,她把头顶在墙面上,在心中默默地祷告着。

感受到有人摸她的头,她抬头转身,大吃一惊,声音发抖,不安地问“妈……爸……你们怎么在这?你们怎么了?检查吗?要紧吗?医生怎么说?”

站在面前是许久没见的父母,他们老两口怎么来苏氏总医院了,看病吗?是爸爸还是妈妈?想起让她回家的电话,此刻无比惊慌,她不敢猜,急切想知道却又害怕接下来的答案。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和你爸身体都挺好。”老太太拢着她的头发,声音轻柔“我们好久没出门了,正好有时间,心血来潮就想过来看看你,这地方好找,溜达着就来了。”

眼泪夺眶而出,岳明明说不出话来,这么多年了,想都不敢想父母会来看她。上次通话时提了一句苏氏总医院,父母竟找了过来,大清早的,这么大医院,这么多人,怎么就能找到自己呢。

“挺好找的,问了问护士,你们儿童福利院的,她们都知道。”

扶着父母找地方坐了下来,一家人竟在这里团聚,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孩子什么手术?”是父亲打破了沉静。

“先天性心缺,她是我捡到的,五岁了,喜欢缠着我。”她忙回答,却仍是不敢看父亲的眼睛。

“别担心,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这个医院又这么好。”

竟是母亲来安慰自己,她忙点头,才想起来问“妈,你们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了,我们在附近找了宾馆,办好手续才过来的。”

父母凡事都考虑得很周全,她什么都做不了。

手术还在进行中,老太太站了起来,岳明明跟着起身,来到窗前“妈,要不你和爸出去转转,我得在这等着,对不起…..”

“平时就是我们两口子,也没别人。”老太太叹口气“就想看看你…..”

这是医院,不是抒发情感的最佳场合,岳明明却控制不了“对不起,妈,真的对不起…..”

“明明,微微的事不该迁怒你,爸爸妈妈也对不起你。”

站在老人角度,明明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本该更近,可这孩子从小顽劣,不好好学习,不听话,跟着坏孩子混社会,管教不了就赶走吧,眼不见心不烦,他们宁可自欺欺人。

微微是朋友临终所托,是他们从襁褓中带大的,聪明、漂亮、懂事、善良,是他们两口子的骄傲,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更为疼爱。

可微微,竟是喜欢这个不争气的姐姐,竟跟着她生活发生了变化。

失去微微,对他们而言,不光是心痛,更是愧疚,所有的一切自然是指向岳明明这个罪魁祸首,能原谅外人,却不肯原谅她。

可她已幡然悔悟,福利院工作如同赎罪一般,多年孤身在外,默默惩罚自己。

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这是自己的孩子。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该往前看的…..

《南原月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