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女荣华》农女荣华之路免费阅读全文 by胡狼啸月 农女荣华强攻

农女荣华

古代言情已完结

《农女荣华》是胡狼啸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农女荣华》精彩章节节选: 看着朱子涵说话时严肃的样子,脸蛋粉嫩嫩,一副小大人的口吻,梅荣华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看梅荣华笑,朱子涵立马就着急了,红着脸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1 12:11: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农女荣华》是胡狼啸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农女荣华》精彩章节节选: 看着朱子涵说话时严肃的样子,脸蛋粉嫩嫩,一副小大人的口吻,梅荣华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看梅荣华笑,朱子涵立马就着急了,红着脸道

《农女荣华》免费试读

看着朱子涵说话时严肃的样子,脸蛋粉嫩嫩,一副小大人的口吻,梅荣华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看梅荣华笑,朱子涵立马就着急了,红着脸道:“荣华妹妹,你笑啥?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

这萌表哥,还真敏感,不会是巨蟹座的吧?

农家生日都是按照阴历,星座来自西方,是以阳历为标准,阳历早,阴历晚,相差大约有一个月左右。梅荣华在前世的时候,阳历生日七月五号,正好是出生当年的阴历六月初十,也是巨蟹座,但绝对是非典型巨蟹。

梅荣华脸上止住了笑,问道:“子涵表哥,你的生辰是阴历六月吧?”

朱子涵点点头:“六月初十。”

竟然和自己前世同一天生日!

不等梅荣华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从边上走过的朱氏顿了顿脚,说道:“有啥可问的,你俩本来就同年同月同日生。连时辰都差不了多少,也就是半下午太阳快落山那会儿。”

“大姑。”

朱子涵回头很礼貌地喊了一句,等朱氏继续走开忙活,就回过头来看着梅荣华,说道,“荣华妹妹,我娘常念叨你,说,说,咱俩一块儿出生,要是一块儿长大,等大了就,就成婚……反正我娘可想你了,这次我跟爹来,她还说,要是你能来,就去我们家玩。”

不知是害羞紧张,还是说了太长一句话喘不过气儿,一块出生长大这句听得还清楚,到了成婚后面就含含糊糊了,直到最后一句像是百米冲刺力道十足,才重新又听清。

梅荣华太喜欢这孩子了,就觉得他跟个糯米团子一样,又白又嫩,又萌又好玩。

“成亲是大人才做的事,咱们现在还小。”

梅荣华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再说了,你长得这么好看,天然萌,肯定讨很多女孩子喜欢。我又黑又瘦,一点也不好看。人家不都说郎才女貌,你有才有貌,我啥也没有,这也不登对啊。子涵表哥,你说是不是?”

“恩,是。”

朱子涵先是点了点头,不过连忙摇头,小手还晃着,“不是,不是。我娘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等长大了,就好看了。”

院中的槐树已经生出不少的嫩叶,墙根上长着不少的野草和小野花。

梅荣华和朱子涵每人一个小凳子,排排坐,紧挨着,面朝东南,被太阳晒着暖和和。

正太有三宝:天真,可爱,皮肤好。调戏正太,果然是人生一大乐事。

梅荣华搂着朱子涵的肩膀,一你言我一语,反正各种调戏,说着说着,谁知道他冷不丁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亲了之后重重低下头,脸红得跟敷了胭脂一样。

梅荣华一本正经说道:“子涵表哥,圣贤说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可不能随便亲姑娘家。说不定,会怀孕的。”

“啊!”听她这么一说,朱子涵有些不知所措了,急忙解释,“可是,我娘说,趁着年纪小,碰到喜欢的女娃子,想亲就亲,想抱抱就抱抱,长大了就没机会了。”

我勒个去!想不到啊,这启蒙教育做得真好!

梅荣华继续严肃地说道:“子涵表哥,女娃子可不能乱亲,以后啊,不能亲其他的女娃,只能亲今后要娶来当媳妇儿的女娃。”

朱子涵使劲儿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那我以后就亲荣华妹妹一个。其他的女娃,让我亲我也不亲。”

“别酱紫,伦家会害羞的。”梅荣华瞬间乐开了花。

********

两人嘻嘻哈哈说的很热闹,都被堂屋里说话的朱喜旺看在眼里。喝酒上脸,半碗酒下肚,朱喜旺的脸上早就红通通能滴出血来。

朱喜旺说道:“大姐,世安哥,你们看,看这俩娃子在一块多好,多欢乐。”

“小孩儿么,忽然有个人玩,辛勤。只要不打架就成,想咋玩咋玩。”

朱氏也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再回过头来看着朱喜旺,“荣华这闺女脾气赖,还犟得很,自打生出来,就没见她哭过。本来肯定是个男娃子,最后变成了女娃子,才有这样的脾性!”

梅世安沾酒脸红,可酒过两巡了,他的脸还是老样子,黝黑黝黑的,没丝毫的醉意。

“喜旺啊,你现在看她跟她子涵哥玩这么好,要是赖起来,收拾不住。”

梅世安端起碗又喝了一口,继续“啊”了一声,说道,“别说女娃子,周边的男娃子,见了她,个个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她能把比她大几岁的男娃子压在底下打。好几次,人家家里不愿意,寻上门,我跟你大姐说多少好话,赔多少不是。她,还跟没事人一样。不过有一点,这闺女勤勤,手脚利索,大清早做个饭喂个猪,也知道干活。”

“哈哈哈哈,女娃子脾气赖点,以后不会吃亏啊。”

朱喜旺笑得合不拢嘴,手在大腿上拍着,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说道,“世安哥,这一段时间不见,你的酒量可是见长啊,大半碗下去了,脸一点都不红。”

梅世安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尴尬的神色,咂咂嘴,刚想开口说话,被朱氏瞪了一眼,想说的话也咽了进去,老老实实不吭声了。

朱氏说道:“别看家里没钱,亲亲朋友一说有点啥事,摆酒席少不了他,这不是才把酒量练出来。”

“我说喝了这么多,我都晕晕乎乎的了,世安哥还是一点没醉。”

朱喜旺端起碗呷了一口,挣了睁眼,说道,“大姐,世安哥,其实,我这趟过来,还有个事儿想跟你们商量商量。”

梅世安一拍桌子,说:“啧,这你就外道了不是,都是自家人,有啥话尽管说,有啥可商量的。”

“对啊,商量个锤子,有话就说,不用顾忌啥。”朱氏也拍了下桌子。

听他们这么一说,朱喜旺挠了挠头,一副不好意思犹犹豫豫的样子,不过还是站起来,大声开了口:“是这样,你们弟媳妇说了,这几年,她一直惦记着荣华。后悔着,当初生下来的时候,没把这俩人的亲事给定下来。这次我过来的时候,她千叮咛万嘱咐,叫我跟你们说说这个事儿,看看你们的意思。”

啥?!敢情那边买童养媳的刚打发走,这边又来了个定娃娃亲的?

是,这表哥确实是个萌正太,讨人喜爱,是她的菜,可是定亲的话,是不是也太早了,而且还是表兄妹,属于近亲结婚。

退一万步说,她虽然是个萝莉的身体,可是灵魂是个二十多岁的御姐女王,都可以当她老妈了!

梅荣华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接受老牛吃嫩草,只是这么嫩的小草,着实有点不忍心吃,下不去口哦。

她把凳子往堂屋拉了拉,靠近一些,竖起耳朵想听听爹娘有什么反应。

堂屋里,朱氏和梅世安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绪。

朱氏问道:“喜旺,你是喝醉了吧?”

“咦,大姐,世安哥,我没醉,就这点酒还灌醉不了我。”

朱喜旺笑嘻嘻地坐下去,提起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扔嘴里嚼嚼,说道,“我跟你们弟媳妇的意思,就是想给子涵荣华定个娃娃亲。这俩孩子同年同月同日生,子涵也就比荣华大了不到一个时辰。我们还专门去找算命先生看了生辰八字,先生说,这绝对是天作之合。要是不信,你们找先生算一算就知道了。”他停下来,喝了一口酒,拍了拍胸脯,继续说,“而且,大姐,世安哥,你们看,咱两家结亲,是亲上加亲。别的咱不说,有一点你们能放心,等以后成年,荣华到了那边,绝对不会受半点委屈。”

堂屋里边,朱喜旺说得唾沫飞溅,朱氏和梅世安不停点头。

堂屋外边,朱子涵偷瞄了一眼梅荣华,连忙红着脸低下头。

朱氏看了梅世安一眼,得到他的示意,才张口说道:“喜旺啊,这门亲事,我跟你世安哥做梦也梦不来,可是刚才也说了,荣华这闺女,赖!别的我们不怕,就怕以后到了你们家,欺负子涵,欺负你俩!把一个家里搅和得日子都不好过。这样,谁心里也都不带劲儿!”

“这样的爹娘,真是能气死自家闺女。哪有一天到晚说自己闺女多赖多赖的,就算真赖,也不能成天挂在嘴边絮叨啊。是,我是赖,可我的赖都是打抱不平,拔刀相助,惩恶扬善,替天行道,是一种有侠义精神的赖。我尊老爱幼,心地善良,助人为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样的姑娘,万中无一,绝世无双!”

梅荣华听得心里头生出一丝怨念来,小拳头握得咔咔响,牙齿咬得直痒痒。

朱喜旺扬了扬手,让朱氏别说了:“哎呀,我的大姐,荣华现在还小,慢慢大了就懂事了。这事儿,你们要是点了头,我跟子涵他娘还指望着享荣华的福哩!”

朱氏看了梅世安一眼,脸上绽放出笑容来,说道:“成!要是你跟子涵他娘没有啥,我们更没啥可说的,一百个愿意这门亲事。”

梅荣华一听,低下头,叹了口气。

朱子涵嘟了嘴,能挂个拖油瓶,有点委屈带着哭腔地说:“荣华妹妹,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喜欢!”梅荣华连忙安慰。

朱子涵不再嘟嘴,而是摸着她的肩膀,问:“那你为啥长出气?”

“我太开心了。”梅荣华挤出一脸笑容。

“啵~”

冷不丁,朱子涵又在梅荣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粉嫩的脸蛋上尽是天真无邪的笑。

********

(胡狼打滚求推荐票,求收藏,求长评……)

《农女荣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