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振夫纲》重振夫纲怎么理解 全文阅读 振夫纲全文免费阅读

振夫纲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振夫纲》是芝士有营养吗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贯,罗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上策嘛,我就得和方老弟你说道说道了。”罗槐说到这里吃了口豆子,嬉笑一声。 “洛城里,有这么一个人,有理就是主,就连皇帝都不好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2 16:03: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振夫纲》是芝士有营养吗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贯,罗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上策嘛,我就得和方老弟你说道说道了。”罗槐说到这里吃了口豆子,嬉笑一声。 “洛城里,有这么一个人,有理就是主,就连皇帝都不好使

《振夫纲》免费试读

“上策嘛,我就得和方老弟你说道说道了。”罗槐说到这里吃了口豆子,嬉笑一声。

“洛城里,有这么一个人,有理就是主,就连皇帝都不好使,这件事本就是理占上风。”

“谁?”

方戟倒是觉得新奇,这槐哥儿靠着他过人的记忆力,加上本身是见过大场面的官二代,可谓是洛城百晓通。

“刑部尚书云清河。”

“刑部尚书?”

“没错,我这云伯父确实就和他的名字一样,人磊落的像清河,上至王爷太尉,下至百姓苍生,在他眼里都差不多。”

方戟原以为这云清河居然还有人人平等的概念,是个什么伟人,但是罗槐下一句却是让他大跌眼镜。

“在他眼里都是狗屎。”

“你这转折让我没想到的。”方戟有些愕然。“你这位云伯父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皇帝身边最得宠的云贵妃,是他妹妹。”

“懂了。”

作为皇帝的大舅哥,也难怪这云清河为人这么“屑”了。

“可是嫁祸这云清河,槐哥儿你不怕?”

“怕的,所以我不是嫁祸他,我是给他儿子一个立功的机会。”

“立功?”方戟想起了刚刚那位捕快云贯……

女生的傻白甜对应男生的是什么呢,愣黑直,刚才的捕快三样全占。

只是……这坑爹不行,坑儿子可以?

“嗨,你不懂,云贯以前叫我罗哥。”罗槐看出了方戟的顾虑,便是解释道。“当然现在他也这么叫。”

“你不是不想见到他吗?”

“我确实不想见,云贯这个人的确是大嘴巴,恨不得把我的事迹到处说。但不得不说,也是我好兄弟。”

方戟听到这里忍不住后退两步。自然是想到这槐哥儿连兄弟都卖?

“去去去,我又不是坑我这云老弟,这叫立功,下面两个我打过照面,是在册通缉犯,然后这阮廷玉勾结案犯,绑人害命,按律当诛!”罗槐做了一个手刀的姿势。“当然这些还不够,未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需要方老弟你配合一下。小楼掌柜,过来一下。”

那楼南见罗槐呼唤,便是走了过来,三人猫下身子交头接耳,看得那阮廷玉是双腿不禁打颤。

这三个人总不能聚在一起是讨论今晚吃什么的吧,肯定是商量怎么处置老子呀……

“好了,等我一些时辰,去去就来。”

三人商量完,那罗槐伸了个懒腰,拿了那醉仙坊柜台的毛笔,便是去了那醉仙坊的楼台前,推开窗子,而后拿起脖子间的鸟笛,而不久那窗前竟是飞来了一个像是隼的鸟类,这鸟类通体黑色,但是眼睛和爪子却是泛白,不算好看,但样子是神气十足。

“来,去找你贯哥哥讨虫子去。”将写好的纸条塞进鸟爪的筒子上,那鸟儿一个扑腾便是飞走了……

“别飞远咯!”

……

“罗哥!你在吗罗哥!”那云贯带着两个捕快便是来敲门。

“吵什么吵,小声点。”

“罗哥,可想死你嘞!”那云贯见到开门的是罗槐,便是上前一个环抱抱起了罗槐。

“去去去,放我下来!说了几次了,你丫手劲太大了!”

“嘿嘿嘿……”云贯随即摸了摸头,像极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李逵。

“那个大哥,咱听说你被罗伯父赶出门了?那你怎么不来找咱呢?”

“本来是要出远门的,这次回来,你看,我这就给你准备了份厚礼。对了,我让你带的东西呢。”

“在这呢。”云贯挥了下手,那后面跟着的捕快便是递上了两张通缉令,正是那一壮一矮两个通缉犯的。

“槐哥,真是这两个?”

“可不是嘛,来来来,你们进来认一认。”

云贯三人进来,拿起了通缉令对着绑起来昏迷着的两人,两相这么一对比,却是不禁一愣。

“罗哥,你还是这么的神!”

“别急,楼上还有一个呢,你快些带走这些人就是。”

“得嘞。”那云贯就是要上楼,却是被罗槐一把拉住。

“云老弟,楼上有个伤者,麻烦你带去你们六扇门,你们那里的郎中治外伤厉害些。”

“你交代的事,一定带到!”

云贯拍了拍胸脯,便随罗槐上楼,见到方戟却是不禁一愣。

“嗯?你怎么有些面熟?”

“我是那个玉扳指。”方戟拿出玉扳指在云贯面前晃了晃,那云贯随即一愣,便是大喜。“原来是你呀!”

罗槐也是一愣,赶忙去摸自己的钱袋,那玉扳指果真不知何时又被这方戟顺去。

随即云贯看着楼南和阮廷玉,以及地上受伤的秦安。

“罗哥,哪个才是……”

“那个,比较高瘦的那个。”

那阮廷玉见到云贯这一身六扇门的打扮,却是不惊反喜。“对,捕快老爷,是我是我,快把我带走!”

阮廷玉不禁舒了口气,毕竟他还真怕楼南伙同这两个人把他当场杀了。

现在看来,是那楼南认怂了,报了官。

而要是他真的进了六扇门,出来虽然麻烦些,但也算有了门路。

但这时,阮廷玉却是见罗槐阴笑一声,看着他。

“云老弟,刚才楼下交代你的事情你记住了吧。”罗槐说这话时声音提高了些。

“记住了!”云贯点头应了声、

“记得把人带到那个地方!”罗槐看了一眼阮廷玉,做了个很隐晦的抹脖子的动作,而后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便是低声对云贯说道。

“哥哥知道云伯父管得严,这钱你收着买些酒肉。”

云贯见到金子自然是乐呵着收下,笑得很是开心。

“楼掌柜,快把这人押过来,好让我这老弟带走。”

“好。”

楼南应了声,捡起匕首,便是要押解阮廷玉,却是反被阮廷玉反手擒住,那匕首抵在了脖子前。

“你们别过来……”

“大胆狂徒!胆敢当着云爷的面持械行凶?!”云贯便是一怒,拔出了腰间的刀。

罗槐冲方戟偷偷点了个头,示意二人计划成功。

罗槐刚刚对云贯说的话,云贯认为的是把伤者带回六扇门,而在阮廷玉看来,分明是这云贯收了罗槐的钱,要把他带到所谓的“那个地方”杀人灭口……

这是精心设计过的“误会”,也是一切要让阮廷玉死于“误会”。

找云贯是罗槐的主意,而这后半段的戏,则是方戟设计的。

至于楼南,不是失手被擒,而是故意被擒。

眼见僵持不下,方戟飞来的石子便是打在了阮廷玉拿匕首的手上,而云贯手一阵痛,反应不及那楼南便是顺势挣脱。

紧接着方戟又一个石子打在了阮廷玉右脚膝关节,那阮廷玉吃痛便是往前栽,竟是冲着那云贯的方向。

云贯好歹是练武之人,反应过来,挥刀便是一砍,一刀将阮廷玉砍倒在地。

“反了他了!这家伙疯起来连老子都想杀?”云贯挥了把汗,随即看着地上的尸体却是骂了两句。

“可不是嘛。”罗槐叹了口气,不禁摇头。

“应该是活腻了。”

《振夫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