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王》帝王花 蕾丝 帝王XXOO

帝王

现代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王》的小说,是作者五滴清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什么?虞舜硬要擅闯族中禁地,你劝阻不得,只有动手想将他带回来,不料被你击伤,其后被驺吾发怒叼入历山之巅?”虞歧扈醉醺醺地抱着酒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7 12:10: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王》的小说,是作者五滴清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什么?虞舜硬要擅闯族中禁地,你劝阻不得,只有动手想将他带回来,不料被你击伤,其后被驺吾发怒叼入历山之巅?”虞歧扈醉醺醺地抱着酒

《帝王》免费试读

“什么?虞舜硬要擅闯族中禁地,你劝阻不得,只有动手想将他带回来,不料被你击伤,其后被驺吾发怒叼入历山之巅?”虞歧扈醉醺醺地抱着酒葫芦回家,稍坐片刻,没有发现虞舜在家,于是,便询问虞翠花与虞象,虞象连忙向虞歧扈说明这一切的情况,虞歧扈随后便大惊失色地道。

虞歧扈听到虞象的话语,酒意瞬间便醒了一半,竖起耳朵仔细打量面前的娘俩,心里暗道:“舜儿不是不动分寸之人,怎么会擅自闯族中禁地,惹得图腾圣兽大怒,竟把叼入历山之巅,这娘俩向来与虞舜不和,一直与舜儿不和,莫不是???这其中定有蹊跷。”

“啊!我们娘俩怎么这么命苦,那虞舜硬要擅自闯入族中禁地,我象儿不顾生命危险前去阻止,现在那虞舜惹得族中圣兽震怒,被叼入历山之巅,而今却在这儿惹得老爷怀疑和不快,我们娘俩怎么这么命苦。”虞翠花瞧见虞歧扈听后沉默不语,那无神的双眼盯着他们娘俩不停地瞧,居然看不见,却看得虞象眼皮直跳,心儿慌慌,于是,虞翠花柳叶眉一转,突然,伏地大哭大闹起来,双手使命的捶地,简直是惊天动地。

“好了,别哭了,我多心便是,多心了便是,不过此事也要查清楚不可。”虞岐扈皱了眉头,连忙阻止这虞翠花继续哭下去,待虞翠花哭声稍小一点,虞岐扈转过头来,对虞象吩咐道:“象儿,听你说,和你一起阻止舜儿进入族中禁地,也是族中青年,你这就去把那几青年叫来,我有话要问他们。”

“舜儿,你被那图腾圣兽驺吾抓走,倒也不碍事,此兽是上代族长带领虞部落大战十金乌之时,虞部落原本的图腾圣兽战死,而此驺吾竟然通灵,立于崀山之巅力抗金乌火之力,保崀山一方百姓,族长见之欣喜不已,花了十天十夜才将驺吾收为图腾圣兽,此兽通灵,到不会加害于你,不过,历山之巅悬崖中间为图腾圣兽的洞府,怕你也难以从洞府走出,这倒要经过族长同意,才能进入禁地,也可以通过老祭祀来呼唤图腾圣兽,将你背出那洞府。”虞岐扈无神双眼看着虞象消失于门口,仰头望着飘着白云的天空,怔怔地出神,他似乎看见了天边那一抹出尘的白衣正站在崀山之巅嫣然而笑。

不过,容不得虞岐扈继续回忆,从门口匆匆跑来一个老者,正是虞部落的执法长老,老者两颊无须,有点阴柔,但是颇有威严,眼神颇为严肃,行走间气势飞扬,这是久在高位锻炼而成的气质,虽然老者从门口进来之时面容颇为严肃,但是这执法长老望见虞岐扈之时,那光滑无须的脸颊露出如两朵菊花似的笑容,对着虞岐扈呵呵直笑。

“不知道执法长老匆匆赶来府上有什么事?若是来当说客的,实话说,我没兴趣来听大道理,因此执法长老可能就要吃个闭门羹了。”虞岐扈望着这执法长老气息有些混乱,知道这执法长老定是来追自己而来的,看着这执法长老对着呵呵直笑,仿佛丝毫没将自己在神殿之上借酒发疯大骂四座之事放在心上,心里有些疑惑,脸色缓和了些,向执法长老问道。

“还不是岐扈兄在神殿之内大骂四座,使我们闻君一席话,长了不少知识,其后在老祭祀的劝说之下,族长恍然醒悟,便不再行桃代李疆之计,同意族中勇士一起护送您的长子虞舜进入姑射山之山,说不定这虞舜能受青帝点拨,成就大造化,这不族长派我来传信,以免伤你们岳婿之情。”执法长老好似怕虞岐扈会赶自己出去似的,连忙一五一十向虞岐扈一一道来。

“不知道虞舜可在家?”执法长老见到虞岐扈点点头,在院子里打量了几眼,向虞歧扈问起虞舜。

虞歧扈心中还在揣测族长突然变卦,所表示出来的深意,总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清楚哪儿不对。见执法长老问起虞舜,心中又想起一事,连忙向执法长老作揖,混沌的眼睛突然露出痛心疾首神色,向执法长老哭诉道:“我那舜儿福泽浅薄啊,昨天去那历山之上打猎,不料那图腾圣兽突然从林中冲出将我那舜儿叼入历山之巅,虽然那驺吾不食不死之肉,但是时间越久,舜儿便会活活地饿死,之后我那舜儿便会葬身圣兽腹中,望执法长老为我救出舜儿。”

虞歧扈自然不会告诉这执法长老实情,只得将事情缘由推诿到族中图腾圣兽的身上,这样才能保证虞舜被救出来之后,不受族规处罚。

执法长老听后,喃喃自语道:“奇怪,圣兽性情一向温和,而且图腾圣兽一向不出族中禁地,如今怎么会在林中突然袭击族中之人呢?”执法长老这喃喃自语声好向说给自己听一样,又委婉地悄然地点出虞歧扈有可能撒谎,这正是执法长老的高明之处。

执法长老喃喃自语后,然后充分发挥皮笑肉不笑的本领,倒也不作推辞,对虞歧扈说道:“关于族中圣兽叼走虞舜之事,我这就去和老祭祀商量,待查明那圣兽为何发狂?为何做出伤人之举?这对你儿子是否被救出很重要,歧扈兄,放心,稍安勿躁,我这就向老祭祀禀明,歧扈兄就在家安心等待老祭祀的商议结果,老祭祀很重视人命的。”

其后,执法长老也不作停留,转身向老祭祀所在神殿跑去,倒是显得很勤快,样子做得蛮好。

执法长老一去便是两天,这两天虞歧扈先询问了那几个族中青年,而后到历山之上看了一下,但是也谨遵虞部落族规,没有进入族中禁地,而后便在等在执法长老的回音,但是一直没执法长老的音讯,虞歧扈不得不向族中其他长老打听,得到的答复是执法长老去告知老祭祀的当天晚上,执法长老被派往族外执行秘密任务,这使得虞歧扈再也坐不住了。

虞歧扈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神殿之中,见老祭祀正在神殿中央打坐念咒语,不停地修炼巫觋神术,于是向老祭祀拜道:“祭祀大人,歧扈有一事要禀明祭祀大人,这事乃是人命关天之事,请祭祀大人听后,能够出手相救。”

“可是,你儿虞舜之事?”老祭祀藤木之下的双眸突然一睁,气势一下子递增,顿时,虞歧扈便感到无比沉重的压力,不得不运起木元诀稍加抵抗,木元诀流转全身才感觉不到压力。

“正是,请祭祀大人救他,召唤族中图腾圣兽。”虞歧扈听到老祭祀的话语,明显身体一僵,眼神一愣,之后连忙回答道,心里却暗道原来祭祀大人已经知道此事,不知这祭祀大人为何两天都没有动静,直到自己前来相告,才说自己已经知道,感觉起来很滑稽。

“如你所愿,也是时候召唤图腾圣兽,我派执法长老出去,正是为了找寻召唤图腾圣兽,所必要的祭祀的祭祀材料去了,不过不是今天召唤,再等上十天半个月再说。”老祭祀向虞歧扈解释先前听到虞舜被驺吾叼走为什么没有动静的原因。

“可是,驺吾洞穴中并无食物,我那舜儿如何能够撑过十天半个月?况且之前舜儿已经受伤,没有族中医生药物治疗,怎么能撑过十天半个月,望祭祀大人三思,速救虞舜啊!”虞歧扈听到老祭祀竟然要将召唤祭祀图腾圣兽的日子再等十天半个月,这使得虞歧扈大惊失色,连忙否认道。

“放心,你那竖子此时在洞穴生活得很好,再活半年都不成问题,凭着我与圣兽之间的感应可以知道。”老祭祀露出些许笑意,摆摆手,要虞歧扈不用担心这些问题。

其实,这老祭祀也只能凭着巫觋神术与圣兽之间的感应,只能感应洞穴还有其他生命的气息,并不能知道虞舜在洞穴中到底如何?不过,却可以根据生命气息的强盛来判断虞舜是否生命有碍,凭着这些判断,老祭祀便可自信地向虞歧扈这样说道,仿佛一切都在他控制之内。

“咻咻。”虞舜手中青色光芒四射,一条青光四射的藤鞭从虞舜的手掌之中伸展而出来,虞舜不断地使用击打墙壁,身体也随着鞭影转动,转动之间竟然气势十足,“咔嚓。”藤鞭击打在墙上的岩石之上,岩石应声而碎,舞动几招之后,虞舜身体一顿,右手前伸,藤鞭迅速缩短化作一把七尺木剑,接着,又用剑术在空中舞动,刺出音爆之声才肯罢休。

“是时候出去了。”虞舜望着十丈寒潭之中驺吾,喃喃自语道,虞舜清楚自己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引气中期的两招木之藤条术和木剑术,自己已经练习地相当熟悉了,再练便是日尺竿头难进一步,也必须出去了,待在这里也无用,已不能再吸收木元素,只能盼望虞桑能够拿到那本典籍,虞舜心中已经对那本典籍相当的渴望了,这使得他必须出去。

《帝王》 免费阅读章节

《帝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