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洪荒之盘古传人》洪荒之盘古传人下载 全文章节 洪荒之盘古传人XXOO

洪荒之盘古传人

婚恋已完结

新书《洪荒之盘古传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地君,主角许鹿,季宣,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许鹿见我离开,忙拿起装着腰佩的锦盒随我走出了独秀阁。跨出店门后看到我站在独秀阁的店外发呆忙问道:“少爷怎么不走了,是不是有什么东

|更新:2020-06-29 20:04: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洪荒之盘古传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地君,主角许鹿,季宣,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许鹿见我离开,忙拿起装着腰佩的锦盒随我走出了独秀阁。跨出店门后看到我站在独秀阁的店外发呆忙问道:“少爷怎么不走了,是不是有什么东

《洪荒之盘古传人》免费试读

许鹿见我离开,忙拿起装着腰佩的锦盒随我走出了独秀阁。跨出店门后看到我站在独秀阁的店外发呆忙问道:“少爷怎么不走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店中了?”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去见见那位碧宣斋季掌柜的。”许鹿忙说道:“少爷想去就去好了,反正也不远的。夫人在出府前吩咐到,只要少爷在酉时前回府就可以了,现在刚过未时的。”许鹿知道我是个急脾气,要不是练功将急躁的性子收敛了些,此时可能已经站在碧宣斋的门外了。“既然时间还富裕那我们就去转转吧”一听许鹿说娘亲只要我在酉时前回府就可以,急忙拉着他就往街尾的碧宣斋走去。

来到街尾一家不大的店铺外,许鹿说道:“少爷,这就是碧宣斋了,不过好像没有开门。”我看着紧闭的大门对许鹿嘱咐道:“现在时辰还早,这么快就关门了?你去周围打听下是怎么回事?”许鹿随后便向店铺对面的茶楼走去,片刻之后回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少爷,今天是碧宣斋季掌柜的老母过世百日之期,一大早全家就去南郊上坟了,故此并未开张。”我皱着眉嘟囔道:“没开张啊,白来一趟”一脸扫兴的往回走去。

许鹿见我这幅表情忙追上问道:“少爷,要不要去季掌柜的家中瞧瞧?”

“去他家瞧瞧?这倒比较合我的心意”我回头对身后的许鹿问道:“你知道他家住哪?”许鹿点点头说道:“刚才跟对面的茶馆小二打听到了,季掌柜的一家就住在碧宣斋后街那。”话音一落我一下将许鹿抱住说道:“许鹿,还是你最了解我了,不过第一次登门最好带些礼物什么的,两手空空登门不太好吧。”许鹿挣脱开说道:“那我去溢香居买二斤点心怎么样?”我冲他一笑说道:“好啊,你快些去,我在这等着你回来。”

“好的少爷,我马上回来”许鹿凑近我的肩头说道:“小幽,好好看着少爷”随后便往街头的溢香居跑去,不过许鹿是没看到我肩上那团白光里的小幽什么表情。我看着小幽腮帮子气的鼓鼓的,忙劝道:“小幽不要生气,许鹿他是好心不要生气嘛,大不了回府之后我让他给提一大桶的井水来向你请罪。”听到我让许鹿提一桶小幽情有独钟的井水,鼓鼓的腮帮子慢慢的消了下来,不过还想还是有一丝的不满,“吱吱……”冲着我叫了两声,便爬在我的肩头向四周望去。小幽的修为尚浅功力不够至今还未能吐露人言,只能用它那精灵语说出一些谁也听不懂得话语来。

片刻之后许鹿拎着两盒溢香居的点心,抱着锦盒带着我向碧宣斋后街季掌柜的家走去。走了不久许鹿指着一座四合小院,说道:“少爷,这就是季府了,我去叫门。”许鹿大力的拍着紧闭的大门,喊道:“有人在家吗?”

“吱嘎”一声大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位头挽两个抓髻身穿一身白色毛绒边小袄的女童,女童用***声音问道:“你们找谁?”许鹿蹲下身问道:“请问这是碧宣斋季掌柜的家吗?”女童甜甜一笑说道:“你们是找我爹爹的吧,我带你们去找爹爹。”女童将我们让进府内,便一蹦一跳的带着我和许鹿向季府中堂走去。

女童蹦跳着来到中堂内,对堂中一位四十左右的男子喊道:“爹爹,有人找你。”季宣上前抱起女儿问道:“晴儿,是谁找爹爹啊?”晴儿伸出小手指着站在堂外的我们对季宣说道:“就是他们,爹爹。”季宣见我们站在堂外忙将女儿放在地上,并嘱咐道:“晴儿乖,去让娘亲泡杯茶,来招待客人。”晴儿应道:“好的爹爹”随后便蹦蹦跳跳的离开中堂,走到门口时还不忘招呼自己领来的客人“大哥哥进来啊。”我看着眼前的女童真是可爱极了,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挺挺的小鼻子;粉嫩嫩的小嘴唇;头上的抓髻分别缠着两团白色绒毛,和身上所穿的小袄搭配在一起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对一旁的许鹿说道:“许鹿,你把我们买的点心给晴儿,让她拿去吃。”晴儿接过鹿手中的点心盒,开心的说道:“谢谢大哥哥”晴儿谢过之后,拎着点心盒子便往内堂走去。

一进中堂我向堂中男子一拱手问道:“请问阁下可是碧宣斋的季掌柜?”季宣打量一番说道:“在下正是季宣,不知公子贵姓?来访所为何事?”

“我姓司徒单名一个海,今日冒昧拜访,是有事找季掌柜的帮忙”我抢在许鹿开口之前说了姓名,免得他又把平王府的二世子这一头衔搬出来,弄得人人敬畏三分。季宣礼貌上客气了两句。“原来是司徒公子,快请坐。不知司徒公子找季某有何事?”我坐在堂中镂空雕的漆花背椅上,接过许鹿的给我的锦盒,打开后将锦盒递给了季宣问道:“在下今日在独秀阁买了一件腰佩,看其做工精细,手艺堪称精湛,特别是中间镂空雕刻的雄鹰,没有三十年的功力是不可能雕刻的出来的。不知这腰佩是否出自季掌柜之手?”

季宣接过锦盒仔细端详半天盒中的腰佩说道:“这的确出自季某之手。本打算卖个好价钱,只是老母病逝手中周转不开,不得已拿去独秀阁变卖。公子就为了确认腰佩乃我之物才来府中的吗?”随手将锦盒交还与我。我从季宣手中接过锦盒,交与许鹿后说道:“当然不是了,在下是想跟季掌柜做笔生意,不知掌柜的是否感兴趣?”

正说着,晴儿端着茶碗走了进来,嘴角处还粘着点心屑说道:“爹爹,我端茶来了。”我从晴儿手中托盘上拿起茶杯,揭开茶盖凑近闻了闻杯中散发的茶香,说道:“好茶,是闽南初冬的铁观音吧。”季宣听我这么一说不免心中一惊,说道:“不错,这是季某刚从闽南稍回今冬出产的铁观音,公子请尝尝看。”

季宣心中暗道‘刚才他能从腰佩上看出自己有三十年雕刻的手艺,现在又只闻茶香就能说出茶的出处、名称,眼前之人决非池中之物。’

我轻抿了口杯中之茶再次询问道:“不知季掌柜是否有兴趣跟我谈笔生意?”季宣将女儿抱起坐在怀中,顺便帮女儿擦去嘴角间的点心屑,问道:“不知公子要跟季某谈什么生意呢?”我放下手中茶杯缓缓说道:“是这样的,在下的表姐过不了多久就要出嫁,想从季掌柜的这里选一份首饰作为贺礼,不知季掌柜的这里是否有合适的饰物呢?”

季宣听明了我的来意,面露愧意的对我说道:“不瞒公子说,由于家中老母病逝,这阵子季某无心工作,所以手中并没有合适做贺礼的首饰,这单买卖我看是作不成了。”见季宣说手中并没有我期盼的首饰当贺礼,在坐下去也徒劳无功,站起身来说道:。“那也没办法,只能算我这表姐没福份在婚礼上佩戴季掌柜的手艺了。今日实在是打扰了,在下这就告辞了。”季宣将女儿放在地上,来到我身边,说道:“今日使公子败兴而归,让季某送公子出府吧。”我冲他客气道:“那我有劳季掌柜了,许鹿我们走吧”我们跟在季宣身后往大门走去。

我刚跨出中堂只见堂外角落里堆放着一些石料,便问道:“咦,季掌柜的这是什么?”季宣向我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公子,这些是翡翠原石和玉石毛料,等切割之后在用来雕刻成品的。”我蹲下身拿起一块毛料向身旁的季宣问道:“这块和田玉好特别啊,白色的质地环绕着一圈淡淡的翠绿,很少有吧。”

季宣语中略带憾意的说道:“公子好眼力,这块毛料确实不多见,不过我现在还不知应该将其设计成个什么饰物?”我看了看手中的毛料说道:“这个我倒可以帮帮你的忙”之所以想帮季宣设计这块毛料,是因为我觉得我的贺礼会从这块毛料中现世。

季宣见我要帮忙不好拒绝,只得点头说道:“那就劳烦公子了,请公子先回中堂吧。”我微微摇头说道:“不必了季掌柜,这院中清爽在这坐坐就好”拿起毛料坐在了院中花坛边上陷入了沉思。

季宣一见我坐在了花坛边上忙劝阻道:“这怎么成,现在虽说是初春但院中还是很凉的,坐在这的话会受凉的,万万不可。”许鹿摆手示意季宣不要打扰我的思绪,轻声说道:“季掌柜,我家少爷可不是你所见过的那种纨绔子弟,身子弱的像稻草随风即倒,而且在我家少爷沉思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否则吃苦的可是我们。”我一陷入沉思就容易忘性,如果这时有人打扰我,我就会像老虎一样发威的,许鹿自从吃过一次亏后再也不在我沉思的时候打扰我,免得身心受伤。

“不知季掌柜是否见过一种绿牡丹?”我盯着花坛中那些含苞待放的牡丹,猛然想起前世参加过一场百花争艳的展会,展会中那一簇绿色牡丹夺去了全场人的眼球,并摘得了花中皇后的桂冠。只在在这个世界我却没见过,也不知这里是否有这种牡丹。

季宣被我冷不定的一句话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道:“绿牡丹?季某从未听说过,红牡丹、白牡丹倒是见过不少。”我对季宣解释道:“绿牡丹是牡丹的一种变种,是很稀有的一个品种。如果把这块毛料切割成数块,作成绿牡丹的首饰套件应该会很抢眼的。”

季宣思索片刻说道:“公子是说用这毛料做成绿牡丹样式的成套首饰?”我点头说道:“是啊,

《洪荒之盘古传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