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下锦》合肥天下锦城康桥郡 by楚熹 天下锦娘受

天下锦

古代言情连载中

楚熹新书《天下锦》由楚熹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灵芷,灵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啊呸。”顾灵芷吐了吐掉进嘴里的灰和土,趴在地上,想着自己要以怎么样的姿势爬起来,才不那么丢脸。 还是小师弟反应快,两枚飞镖急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7 20:02: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楚熹新书《天下锦》由楚熹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灵芷,灵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啊呸。”顾灵芷吐了吐掉进嘴里的灰和土,趴在地上,想着自己要以怎么样的姿势爬起来,才不那么丢脸。 还是小师弟反应快,两枚飞镖急射

《天下锦》免费试读

“啊呸。”顾灵芷吐了吐掉进嘴里的灰和土,趴在地上,想着自己要以怎么样的姿势爬起来,才不那么丢脸。

还是小师弟反应快,两枚飞镖急射而出,瞬间精准没入那名没死透的黑衣人后心。

顾灵芷虽然感觉脚上的力量松了下来,但并不想爬起来。

那么完美的出场后,她竟然这么狠地摔了一跤。最最要紧的是,她自以为技艺超群,结果连有个漏网之鱼没死透,自己还被他暗算了一把。

她越想心里越恨,越恨越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回,算是什么面子都丢尽了。

她趴在地上,根本不想起来了。

小师妹麻利地替她解开了套在脚上的绳索,将她扶起来。

她面色有些尴尬,扯了扯嘴角,想用笑容来化解此刻的尴尬,却发现只是更尴尬了。

街角处,忽然响起脚步声。

昏暗的街道上,借着火把的光芒,投射下数个人影。隐隐约约,听得有人大喝了一声:“什么人在那?”

小师弟视力好,先瞧见了转过来的第一个人影,“师姐,是官差。”

其实,不用他说,顾灵芷也猜到了。闹出来这么大动静,不惹来官差才奇怪。可恨那些官差,偏是需要的时候不来,等架打完了,倒见他们赶来。

“不能让他们发现,”顾灵芷当机立断,“赶紧走!”

虽说他们杀了那几个突厥人是为了救人,但这江湖上的义举,到了官家面前却不好说得清楚。而且,此事涉及她师父元空子,他们几人又是北渊宗的弟子身份,更不方便暴露,为北渊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俩师弟师妹扶着她,转头就走。三人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面面相觑。

好像,忘了点东西?

顾灵芷回头看了一眼。

那人还是被捆得结实的一个粽子模样,却像只海狮一样,直起上半身盯着她看。

“人!”顾灵芷对师弟师妹道:“扛上他,赶紧走。”

那些官差追得紧,他们对彭县地形不熟悉,只在各处巷子里乱撞。

官差手上还有照明的火把,好几次,眼看着那火光就要照到他们身上。

“这样不是办法,”顾灵芷带着他们拐入一条暗巷,“得找个地方躲一会儿。”她勾起嘴角,仰头打量身侧的围墙。

狗急了都还得跳墙,何况人呢?

顾灵芷冷静地下令,“翻墙。”

话语才落,她身边一空,不见了人影。她再抬头看时,那胡髯大汉像个粗条状的麻袋,被两个师弟师妹一左一右地扛着,一同跃入了院墙内。

“得,”她撇撇嘴,“真是俩猴,蹿得飞快。”

她一个翻身,赶在脚步声和火把的光亮拐过街角之前,翻入了院墙内。

他们贴着墙根站成一排,听着外头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再一点点走远。

“师姐,我们安全了?”小师妹朝顾灵芷比了比口型。

顾灵芷朝她摇摇头。

人是暂时被他们甩掉了,但那些官差知道他们是在这附近消失的,难保不会挨家挨户搜查或者询问。

她定下神来,观察了一下眼前的这所院子。

这应该是某个人家的后院。虽是夜晚,但借着月光,隐约能看到前面池塘翠柳,山石堆叠。明明像是哪户人家的后院,空气里却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另一处墙根下,还堆着好些大缸,看着像是哪家酒坊后院。

不远处,有一座灯火通明的两层楼阁式建筑。溢出屋外的灯火,照见飞起的屋檐,和朱红色的栏杆回廊。

顾灵芷忽然有个念头,如果这户人家好说话一些,指不定能帮他们掩护过去。等官差搜查过了,到夜深人静时,他们再将逃回客栈,便可按最初的计划那样,天亮之后送这位“大叔”离开。

她向来是行动派,转头嘱咐了一句,“往前一点去,在那假山后面等我。”人便走了,径直往那两层的楼阁去。

方才踏入门槛,她便觉得右颈一寒。幸亏她反应快,手中剑鞘一翻,格挡了一下。

从剑上的力道看,那人并没有一招取她性命的意思。可是,她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剑光急转左侧,绕到她身后去,逼得她回身去挡,在门外犹豫的另一只脚,直接被逼了进来。

她旋身连退几步,那人的剑光愈发急促凶狠,长剑在他手中灵活得如同一条鞭子,每一道剑光都几乎是擦着她身侧掠过。

知道来人剑术不差,她不敢马虎,认真应对。

只是她剑未出鞘,只能以剑鞘格挡,没有太多还手的余地。

和那人凌厉的剑势相反的是,他出剑时悠然的风姿。他把她逼得无路可退,却恍似逗猫一般,脸上还带着一抹若隐若现淡笑。

顾灵芷步步后退,抽空瞥了他一眼,想着要不是看在他这张好看得过分的脸蛋上,她非得……

她贴着他身侧旋开,灵黠的眸子撞入那如水般沉稳而波澜不惊的眼眸里,不自觉泛起一丝笑意。

“咔。”剑锋稳准狠地停在她左边颈侧一寸的地方,而她的剑鞘也恰恰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停在他左颈同样的位置。

只是,她的剑在鞘中,丝毫不起威胁的作用。

对惹不起的人,顾灵芷一贯很会看眼色,该认怂的时候认怂,绝不含糊。她把剑鞘挪开了一些,视线顺着颈侧的剑锋缓缓移到对面,在那双冷静从容地审度着她的眸光前微微一停。

她嘴角微微弯起,却忽地略过了他,转头朝向另一侧,目光锁定在房间正中央,提着一壶酒,歪着半个身子,懒洋洋地半躺半坐在桌子上的人。他看着三四十岁上下,两道眉毛极粗,一双眼微带醉意,浅浅眯着。似在假寐,两道暗光从睫毛下露出,远远地朝他们投来一瞥。

烟灰色斜纹布袍像是大了一个尺码,松松地套在他身上,以一根同色的腰带随意系着。看见她闯进来,他全然不在意,连眼皮都不曾动一下。

出剑的是顾灵芷面前的年轻男子,可这个看上去年长一些的人,才更像是这所宅院的主人。

他仰起头,灌了一口酒,洒落衣襟大半,只抬手在嘴边胡乱一抹,像个江湖醉汉。可顾灵芷瞧得出来,他坐姿散漫随意,却自有一股气势,非寻常江湖莽汉可比。

“这位大哥,”顾灵芷歪过头,唇边噙着一抹清甜可人的微笑,“丰神俊朗,气宇轩昂。一看,就非凡辈。”

《天下锦》 免费阅读章节

《天下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