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刀剑九州录》刀剑奇缘录 御姐 刀剑九州录百度云

刀剑九州录

玄幻连载中

《刀剑九州录》作者:长歌唤剑来,玄幻类型小说,主角:霍晓,邵无奕,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在听风谷的方向,有一个一袭白衣的读书人轻松的登着崎岖的山路,身旁跟着一个拿着行李气喘吁吁登山的弟子,如果魏然在这的话,应该就会奇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0 08: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刀剑九州录》作者:长歌唤剑来,玄幻类型小说,主角:霍晓,邵无奕,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在听风谷的方向,有一个一袭白衣的读书人轻松的登着崎岖的山路,身旁跟着一个拿着行李气喘吁吁登山的弟子,如果魏然在这的话,应该就会奇

《刀剑九州录》免费试读

在听风谷的方向,有一个一袭白衣的读书人轻松的登着崎岖的山路,身旁跟着一个拿着行李气喘吁吁登山的弟子,如果魏然在这的话,应该就会奇怪为什么霍晓师兄和方先生会在这。

方先生许他走的很慢,但不到规定的时间,决不许停下,霍晓就闷着头往上爬,一不当心,就撞上了方先生。

霍晓捂着头,方先生的真气绕体,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他,撞了上去自然是自讨苦吃,不敢埋怨方先生,霍晓只弱弱的问道:“方先生,前方是有什么情况么?

方先生回过头,但并没有看着霍晓,而是看向南方的天空,云烟浩渺。霍晓知道自家先生的望气功夫那是顶厉害的,在京城的时候,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排着队在五官中郎将的府前候着,那个最得皇上器重的七王爷,那可是经常来拜访呢。这一次终于要回京城长安了,估计一堆人都探着头等着先生回去呢。

霍晓估摸着路程,想来翻过这座山,应该就是长安城了,自己马上可以吃凉皮,羊肉泡馍和长安葫芦鸡了,方先生咋突然停了呢,自己都闻到葫芦鸡的香味了。

方渊齐并不在意这个智商有些缺陷的大徒弟,心里在自己琢磨啥,他看着南方云烟浩渺平静如画的天空,忽然风起云涌起来,蜀州,扬州,江州,三州之地的气运向扬州城汇聚,此时扬州城若有人通望气之数,就会惊奇天空何以现祥瑞,看到那四不像的云彩,方渊齐紧锁的眉头稍稍舒张。

霍晓也能看到天上的变化,他不觉得这是啥稀奇事,毕竟自己跟了先生这么多年。但霍晓看到那跟书上说的白泽颇为相似的云气,他不禁叫道:“方先生,你看到没有啊,那里有祥瑞之兆啊,又有大人物要出来了么?”

方渊齐看起来心情不错,看着南方的天空云卷云舒,调侃这个傻徒儿:那是你的师弟,魏然,“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你出生的时候,天上的云气是一只大狗,难不成你也是大人物?。”

霍晓忽然心情就复杂了,“方先生,书上说我天命是天狗,可不是什么祥瑞,不管是长安城,还是荆门村,总有人说我憨。魏然小师弟可比我聪明多了,说不准就成了大人物了呢。”

方渊齐背手,脚尖轻轻的点了地面,便往上越了一大截子,正在有点郁闷又有点高兴的霍晓没回过来神,就差点看不到方先生的背影了,赶忙拿着行李,费力的攀登着山路,希望不要落后太多。

“方先生,你说你走这么快干嘛,那些京城的人,让他们等着不就是了。”霍晓看着方先生的背影,这次出行,方先生只说回京城见故人,一路上不急不缓的走着,这突然加快的速度着实让其吃不消,霍晓便暗自嘀咕几句。

“他们等得,我方渊齐性子急,却耐不住杀人了。”

霍晓看着一脚踏在山顶迎客松松枝上的方渊齐,一袭白衣,意气风发,笑看不远处的长安,他依稀记得方先生上次笑还是在刚收小师弟的时候吧。

一时山风大作,方渊齐的衣衫翻飞,手上少了长年不离手的书卷,多了一柄未出鞘的三尺青锋,剑未出鞘,便使这大太阳天有了些许寒意。

霍晓是知道这柄剑的,当然长安不知道这柄剑的人,或许也不多吧,天下第十一位的名剑——清秋。

这柄剑是城里那个古怪的老夫子打造的,这柄剑出剑炉的时候,长安那棵比长安城还要古老的参天大树,一朝荣枯,在流星似火的六月凋落的金黄色树叶飘满长安。

懂铸剑的人都知道,但凡名剑出世,皆有所祭。

前朝的一对夫妻铸剑师,甚至以身投炉,才锻造出如今剑榜探花的干将莫邪雌雄双剑。于是便有人说,这把不世出的剑,是祭了古树的三千载春秋。

那个全长安脾气最大的铸剑老夫子听到这话嗤之以鼻,将无数王侯之家拿价值连城的宝物都换不得的新剑插在古树的前头,立了个怪规矩,谁能拔出此剑,谁便得剑。

此规矩一出,长安城当真是万人空巷,不管是出身名门的膏粱子弟,还是九街十巷的顽皮孩子,甚至是江湖小有名气的用剑高手,都对这柄端端正正插在树前的剑无可奈何。

待长安古树前的围观群众渐渐减少,最终基本就外地人路过看上两眼的时候,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瞬间使得古树前人声鼎沸,正是长安一时风头最劲,连败两名江湖赫赫有名的剑道高手的少年剑客,邵无奕。

邵无奕是长安出了名的洒脱,无拘无束,常常在长安一个名誉颇好的小酒楼睡着,有时还没钱付账,腆着脸向那管账的美娇娘说赊账。据说,他只身便能挑战以剑破四方霸道剑法成名许久的梁威老爷子和以一手快剑让人叹为观止的剑道名家之后的史辉,就是不好意思拖欠酒楼的债,只能去和人对赌还债嘞。

当所有人都沉寂无言,等着那振奋人心的一刻的时候,邵无奕却有些不正经,随意的握住剑柄,却出现了从来没有的剑鸣,有的人甚至都欢呼起来了。

但在接下来的一刻,邵无奕松开了握剑的手,转身离开,撅了下嘴嘟囔着,“好小子,你丫不喜欢我,小爷还不喜欢你呢,我还真不信你有我的‘木鱼’使的舒服。”

所有围观的人都有些呆滞,这又是玩的哪一出,邵无奕被一柄剑嫌弃了,正在气头上,扫了一眼旁边的人,“小爷我拔不出来怎么了,那么多人拔不出来,我就非得拔出来?”

邵无奕看到那个自己觉得很有意思的人,把他拽了出来,然后颇有些得意道:“剑的主人在这呢。”

大家一看,同样是个少年郎,却衣冠楚楚,温润如玉。这公子的名气丝毫不下于邵无奕,是今年的探花方渊齐,被评卷的礼部尚书评价“其诗如玉,其人胜诗”,但是方探花再如何厉害,也只是个文人,和这名剑有有啥关系呢?

《刀剑九州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