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明群英谱》大明群英电视剧国语 出柜 大明群英谱耽美狼

大明群英谱

武侠连载中

《大明群英谱》由网络作家泪梦红尘y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文蒙,黄鹤楼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第二天一早,刘文蒙和扮了男装的海棠、甜甜吃过早点,就坐了渡船过江到武昌黄鹤楼观光。因为来的早,黄鹤楼内外人还十分稀少。 黄鹤楼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6 16:02: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大明群英谱》由网络作家泪梦红尘y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文蒙,黄鹤楼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第二天一早,刘文蒙和扮了男装的海棠、甜甜吃过早点,就坐了渡船过江到武昌黄鹤楼观光。因为来的早,黄鹤楼内外人还十分稀少。 黄鹤楼是

《大明群英谱》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早,刘文蒙和扮了男装的海棠、甜甜吃过早点,就坐了渡船过江到武昌黄鹤楼观光。因为来的早,黄鹤楼内外人还十分稀少。

黄鹤楼是历史名楼,高有五层,虎居蛇山之颠,全用木结构建成。它依江居高,气势磅薄,自古文人墨客来到武昌无不登楼抒怀。崔颢诗“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题在一楼,诗仙李太白也醉游此楼,落下神笔。

刘文蒙领着两人进了楼中,一层一层细细观看,感受万千。真是:形势出重霄,看江汉交流,龟蛇拱秀,爽心豁目,好消受明月清风。更四顾无边,竟教北瞻岘首,东望雪堂,西控岳阳,南凌滕阁;沧桑经几劫,举名公宴集,词客登临,感古怀今,都付与白云夕照。泝千载已往,只数笛弄费祎,酒贳吕祖,诗题崔颢,笔搁青莲。

三人从楼中转出来,已是日上正中。甜甜说有些饿了,看见楼旁有卖莲子粥的,每人要了一碗,然后去了商埠。

武昌的商埠在大明远近闻名,一条街上卖着全国各地的东西。三人颇有兴致地看着,买些东西,却见前面拥来一群虎狼般的衙役,簇拥着两个年轻的公子哥儿,横行无阻。

刘文蒙忙拉着海棠和甜甜靠边站着,让过他们。却看到身后放着一付货郎担子,正挡在当道。

这帮衙役走过来不由分说,把货担掀翻,里面的小东碎西滚得遍地都是,一众人踩着东西穿行而过。

只见人影一晃,一个精瘦老者已从旁边小铺中闪身堵着衙役的去路。

这帮凶狠的衙役正要发作,但抬眼一见到他,居然就象耗子见到猫一样纷纷闪躲。跟在两个年轻公子哥身边的衙门师爷,乍见此人,连忙迎了上去:

“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帮小子竟不小心碰翻了王大爷的东西,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快,给王大爷收拾好,赔个罪!”

衙役们这才忙着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放好,然后一齐躬身赔罪。

精瘦老者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并不让道,手一伸说了两个字:“赔钱!”

衙门师爷陪着笑脸,掏出一锭银子,双手递过去。

“不够,二十两!”

衙门师爷显然没有带这么多银子,正要向同伙去借,却见身后的高个公子走上来拦着他:“担中的东西充其量不过十两银子,这不是明讹人吗?”

“你说的不错,东西的确不值几个钱,但面子却很值钱!”精瘦老者声音不高,但周围人听的却很清楚。

“面子?笑话,一个卖货郎竟然要面子钱!”高个公子笑了,笑得很响。

精瘦老者也跟着他笑了两声。

高个公子上前几步,看着笑意还没退去的老者,怒斥道:“识相的立即把担子挪了让我们走,否则抓你到大牢去!”

听了这话,精瘦老者竟大笑出声:“我无儿无女,正好要找地方吃闲饭!”

“你!?”高个公子看他蔑视自己,心中恼怒异常,伸手去推老者,想把他赶到路边。

一边的师爷正要阻止,却见高个公子手掌已经推到精瘦老者的身上,但老者身子纹丝不动,倒是高个公子手上只觉触到一堵墙壁,把手震得生疼。他不觉怒上心来,双手提力正要发作,被师爷强行拉着。

“公子且慢!”师爷一边劝他一边在他耳里低语几句。这高个公子瞪了老者几眼,转脸看看跟在身边的另一个公子。这个公子长着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此时慢声细语说了一句:“强龙不压地头蛇,吃了亏不是!让他去处理,我们只看!”

高个公子听了他的话,虽有不甘,但还是退在一边。

师爷这时已借了同衙银子,陪了无数好话,才使货郎挑担而去。

刘文蒙见众人散了,这才拉着海棠和甜甜继续逛街。

“文蒙哥,那个货郎怎么会铁板功?”甜甜在一边问。

“看来甜甜妹妹很有长进,不错,货郎用的就是铁板功。”刘文蒙一边走一边对两人说,“江湖之大,无奇不有。许多武林怪杰杂身三教九流之中,那个高个公子以貌取人,才自取其辱。今后你不管遇见什么样的对手,一定要从心里重视,才能自善其身。”

“我知道。可是,那个公子本就无意去打他,也就说不上他们武功谁高谁低。”

“你不用犟嘴,我看那个高个公子虽身怀武技,但他与货郎绝不在同一级别。所好他还能认识自己,才吃亏不大。就是你,也打不过那个老头!”

“哼,他又没跟我打,你怎么知道?”甜甜一脸不服。

“快别说他们了,文蒙哥逗你玩呢!”海棠拉拉甜甜的衣袖,劝她。

三人正说着话,一个乞丐走来,拦着他们,说主人要他们到那边去。

这个乞丐是赌王的手下,他跟在三人后面已经有一段时间,刘文蒙早已注意到他,而身边是两个女扮男装的女子,见他终于找上来,心里甚是不乐。

但要走,他们已走不了,因为周围前后都是乞丐。

“黄鹤楼上公子游,佳人相随乐悠悠。”口里唱着俚调,穿着破破烂烂的赌王从人群后转出来。

“怎么,只顾玩,忘了约好的事?”

今天他的后面竟没跟着学舌鸭子。

刘文蒙对着他:“你真健忘,昨天你说赌,我可没答应。”

“怎么这样说呢,昨天你实际上已经接了场子,也赢了我,风光够了,怎能说没有答应呢!”

“赌不赌是你一厢情愿,我没时间奉陪!”刘文蒙说话间拉着两人要走。

赌王笑笑,打个呼哨,只见上百的乞丐从附近出来,正向他们围来。

“那你麻烦大啦。你走哪,我们就跟哪里!信不信,所有的乞丐都会跟在您屁股后面讨饭呢!”赌王又悄悄地附在刘文蒙的耳边说,“怎么样,上百乞丐跟定你,会让你和两个漂亮的姑娘没法说话!”

原来他早看出海棠和甜甜是女扮男装。

“文蒙哥哥,这脏老头刚才跟你说什么?”甜甜走过来小声问。

“他说要跟我赌!”

“什么是赌?”海棠问道。

刘文蒙还没说话,旁边的赌王却接着:“可笑,这位小哥竟不知道什么是赌。简单地说,赌就是我出个题,你们作,作对了就赢,作错了就输。”

“文蒙哥,你跟他赌吗,我想看看怎样赌!”海棠竟也央求。

“是呀,这位公子哥你看有多可爱,她想看看咱们赌呢!”

刘文蒙有点骑虎难下,如果这时不应赌,真如赌王所说,他们在汉阳的日子真没了一点趣味,况且现在海棠又要看……。他思索了好久,还是拿不定主意。

“犹豫什么!不敢赌为什么昨天还要拆我的台,让那书生走脱!”赌王怒道。

“你无故欺负外乡人,这事我该管。”

“有种管闲事,就没勇气应我?看你也是个大家哥儿,带了两个……”

“别说了!”刘文蒙眼见众乞丐围了上来,怕赌王说出两人女扮男装的事,遭众人围扰,就断然道,“找个清静地方,这太闹,我不喜欢人多!”

其实刘文蒙是不愿更多的人观看,以免海棠和甜甜出意外。

《大明群英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